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基層特稿

我的鄉親,我的牽挂

發表于:2019.05.1408:43 作者: 齊傳江
——寫在延安市延川脫貧“摘帽”之際 

  5月7日,我将永遠銘記這一天,一個讓我魂牽夢萦的地方——延安市延川縣,退出了貧困縣序列,父老鄉親們多年的“窮帽子”終于摘下來了! 

  緣分,把我們聯系在一起 

  記憶溯回到2016年10月19日,受組織委派,我來到延川縣賈家坪鎮劉馬家圪塔村擔任第一書記,在鎮黨委鎮政府的統一領導下,開啟了與鄉親們共同工作、一起生活的奮鬥時光。我們因緣分相遇,因“摘帽子”的心願聯系在一起。 

  還記得,見到的第一個村裡人是黨支部書記闫四小,他到住處來看我,紅白色的塑料袋裡裝着幾個自家産的蘋果。在他的介紹中,我得知村裡有461戶1360人,其中常住131戶,而建檔立卡貧困戶卻有86戶!鄉親們的主要收入來源,就靠傳統養殖、勞務輸出和賣不上價的蘋果。聽到這些,對貧困的感觸、被信賴的責任感、如何破局的壓力霎時混雜在一起,堵在心口。

  不怕難,想辦法,必須想出符合實際、利惠村民的辦法!那時,腦子裡就一個信念,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在扶貧的路上,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丢下一個貧困群衆。 

  為了踏踏實實摸清楚情況,我與包村幹部、村兩委幹部一起走山路、下溝坡、看田地,時時刻刻計算着、分析着、研判着。村裡的荒山荒地有3925畝,占了總土地的五分之一,再去掉退耕還林、川壩地、住宅地,适合耕地的也就7600畝。陝北幹旱少雨,這裡土地貧瘠,适合種植的作物種類很少,再加上鄉親們錢袋子癟着,讓他們投入過多根本不現實。總結起來,要想從地裡抛出金疙瘩,就隻能靠大棚。 

  實幹,淳樸的臉龐露出笑容 

  依據充分的調查研究,我所在的國家電力投資集團與延川縣政府決定共同出資在村裡建大棚。帶着資金、技術、政策,我與村幹部逐戶走訪,多次開會,向鄉親們介紹啥是大棚、大棚有啥好處、咋樣幹能創收。而收到的反饋,卻給我們澆了一盆冷水。 

  建村以來,從來沒有種過大棚,因此在沒有成功經驗、沒有範例的情況下,即使隻需要出力和相應的資金,鄉親們也不願意冒險。決不能讓這麼好的機遇白白流失!我們再次走訪,更加耐心、細緻地講解大棚的好處,擺事實講道理,闡述保證能脫貧緻富的緣由。就這樣,我們獲得了信任,一部分村民主動接受了我們的方案。 

  想起了周彩芳,一位普通的家庭婦女,2014年丈夫因病突然去逝,40歲的她帶着二女一子,艱難度日。作為缺勞力、缺技術、缺資金的貧困戶,在十字路口前,堅定地選擇承包一座100米的大棚。在親戚鄰裡的财力、物力、人力幫助下,前期的整地、施肥、背牆打孔等工作迎刃而解,西瓜、小瓜苗順利地種下了。當時雖是冬季,周彩芳仍然吃住在看護房内,在精心管理下,第一茬就賣了3.6萬元。她感激地說:有了大棚,兒子上學有保障,脫貧再也不愁了。 

  想起了鐘春祥,患有腎病綜合症的57歲“頂梁柱”,因為貧困,2個到了婚齡的兒子卻還沒成家。當大棚開始承包時,夫妻倆産生了分歧。鐘春祥擔心身體不好,幫不了忙,而且沒有種過大棚,一沒技術、二沒經驗。但妻子郝秀梅卻堅持:你看鎮村領導非常重視,技術上有人免費指導,我們還怕什麼?再說了,人家齊書記為這事已經來咱家幾次了。我也再次做起思想工作:種大棚總比種大地或外出打工強,水有保證,耕種也沒有風吹日曬雨淋,而且一年可種兩茬,同一塊土地産出雙倍的效益,老鐘也不會像務工那樣無序工作,對身體有好處。郝秀梅的信心更加堅定,叫回來外出務工的2個兒子,就這樣棚膜鋪上了,棉簾安上了,西瓜和小瓜苗栽上了。在後續3個多月的生長期裡,夫妻倆吃住在看護房内,精心呵護,技術上請教農技人員、聯系親屬幫忙、請緻富能手現場指導。當整茬西瓜和小瓜售完,2個棚共收入近6萬元,夫妻倆喜悅的心情難以言表。 

  想起了張智發,當時是在村最年輕的,因為種地不賺錢,初中畢業就離開了家,在外漂泊十餘年,最後還是口袋空空地回了村。後來村裡啟動了“緻富能手+貧困戶”模式的大棚種植産業,張智發用七拼八湊來的資金承包了264米長的大棚,種下了西瓜和小瓜這期間,張智發第一個自己動手把卷簾機、卷簾杆和棉簾子進行組裝,改裝供水控制系統,實現了遠程遙控。西瓜和小瓜成熟了,他在棚區批發、進城零售的同時,還通過微信發布等新手段銷售,一口氣賺了4萬多元。再加上在第3座承包的大棚試種新品種西紅柿,一年至少有共計6萬多元的收入。如今得知他又種上了新品種辣椒,在倒茬品種的選擇和應對市場變化上占得先機 

  牽挂,厚重的石頭上開了花 

  2017年12月26日,14個月的駐村幫扶第一書記的工作劃上句号。14個月,認真履行第一書記的工作職責,黨建工作成為縣鎮的示範點;14個月,走遍了村屬所有川、溝、塬,數次走訪了所有在村的農戶;14個月,争取到了建設跨河橋的資金,提議建設“千頭養豬場”項目,注冊成立集體經濟合作社··· 

  離别時,縣鎮村幹部趕來了,鄉親們趕來了,共同奮戰的幫扶幹部趕來了。老人們雙手緊握,一再囑托,今後多回來看看,臨上車前,鄉親們一送再送,車漸漸遠去,通過倒車鏡,還能看到他們久久不願離去。忘不了與包村幹部、村兩委幹部共同奔走、攜手奮鬥的日子,忘不了與鄉親們共同生活、勞作生産的日子,忘不了與老人們談心聊天、與娃娃們做遊戲的日子。 

  2018年7月,兌現承諾,回村看望了大家,鎮領導來了幫扶幹部來了、貧困戶來了,縣電視台進行了采訪并在當晚縣電視台新聞節目中進行了播放,同時我把縣上獎勵的2000元現金捐贈給了村“愛心超市”。2019年5月7日,因工作需要調往土耳其胡努特魯項目工作,不能再回村看望大家,給村“兩委”發了一個2000元的紅包,用于“愛心超市”購物。現在雖處異國他鄉,但我的心一直留在那裡,想念、記挂這相親相愛的人們。不知關蘭英、李桂蘭等二位年過七旬的老人家的窯洞翻修了沒有?鐘春祥、劉向軍等大棚戶種下的西瓜、小瓜長勢如何?闫東平家的豬養殖的順利否?闫紅祥、呼峰等家的手工洋芋作坊還紅火吧?此刻得知延川全縣終于把這頂“窮帽子”摘了下去、鄉親們終于不用再背着“貧困枷鎖”生活的時候,我心裡的大石頭也終于放下來了! 

  我很榮幸,榮幸自己能夠代表國家電投在脫貧攻堅一線履行央企社會責任,樹立了中電投電力工程有限公司作為“全國文明單位”的良好企業形象;榮幸能夠在中國當代曆史有着特殊意義的延川大地上,為脫貧緻富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榮幸在劉馬家圪塔村,相知相識了一群淳樸的、勤勞的、可愛的鄉親們。 

  我更加堅信,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在社會各界的幫助支持下,在撸起袖子加油幹的辛勤勞動下,鄉親們的生活肯定越來越富裕、日子肯定越來越紅火,我期待與他們再次重逢的時刻!